1. 新聞中心

      News

      北京專家稱20年不喝自來水并非因不安全

      日期:2013年1月8日 10:42
      北京專家稱20年不喝自來水并非因不安全 昨日,趙飛虹接受采訪。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  因自稱20年不喝自來水,水質專家趙飛虹近日成為網絡上的熱門人物。   趙飛虹是北京保護健康協會健康飲用水專業委員會會長、北京愛迪曼生物技術研究所所長。昨日,她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她不喝自來水不是因為自來水不安全,而是覺得喝礦泉水更健康。   她說,自己連打掃衛生的水都是過濾的,因此不要把她作為樣本,但另一方面,不喝自來水的人也很多,她絕對不是“個例”。   “我是營養師所以更在意健康”   新京報:作為水質專家,你自己卻20年不喝自來水,這引發了網友很多討論。你的回應是什么?   趙飛虹:第一,我工資不高,我拿的是退休工資;第二,我確實對我的健康比較在意,我吃東西、喝水、生活各方面都特別在意。我是營養師,學的就是營養,在研究所做了20年,我當然比一般人要在意了。   新京報:對于那些懷疑你有商業利益看法的回應呢?   趙飛虹:我們這個研究所主要做的就是水質和健康的研究性分析,我們不對外接活,主要做的就是各種礦泉水,偶爾會做一下自來水。有一次北京電視臺邀請我做自來水的分析,那是因為經常有居民打熱線電話,想要知道自來水的水質,我們才做了一下的。那天有個媒體質問我,你是不是在節目上點了幾個牌子的水,意思好像我在給人家做廣告了,我說我點的這幾個牌子,正好是電視臺拿過來做節目問我,我才說哪瓶水沏茶比較好,哪瓶水硬度比較好的。   “自來水沒有降血脂的作用”   新京報:你說,我國的自來水大部分還是符合國家標準的,是安全的,那為什么你不喝?   趙飛虹:沒錯,自來水是安全的,但安全不等于健康。我是為了更健康才不喝自來水的。2002年開始,我們做了好多次的降血脂實驗,從結果看,自來水是沒有降血脂的作用的,優質的天然礦泉水是有的。   我現在不喝自來水,都是有理論和實驗依據的。2004年我國一份針對10萬人做的流行病學研究,選了四種常見的礦泉水,對比長期喝的人和不長期喝的人,前者人均醫療費用減少了28.6%,長期飲用礦泉水的人,平均壽命比后者高了2.99歲。   新京報:有沒有一些特殊的什么事情促使你對健康這么關心?   趙飛虹:說一個笑話,1996年時,我在廣州碰到一個會看相的,說我從體型、長相來看,將來肯定是高血糖,但你看,現在我血糖也不高。我從30歲開始,就碰到很多會看相的人,每次都說我命短,我覺得我能活到60歲特別幸運。   但另一方面,誰都說我命短,而我本來就是搞營養的,所以也促使了我特別小心,平時吃東西都特別注意,還不是一般的挑。   新京報:你給自己這種喝水法算過賬嗎?經濟負擔重嗎?   趙飛虹:我平時在單位就喝桶裝礦泉水,家里平時兩個人做菜,一桶桶裝水可以用上兩星期,也沒多少錢。就是瓶裝礦泉水喝得多一些,特別是涼水我得喝四五塊錢的直裝水。   我是這么看的。要算一筆賬的話,我現在喝礦泉水也才幾塊錢,但如果我現在高血壓、高血脂,每天吃進去的藥就不是幾塊錢的概念了。一種普通的降血脂藥,一瓶40多塊錢,一天要吃三片,這個不是錢嗎?而且降脂降糖的藥吃進去就是一輩子的事,一吃就停不下來了,這樣算下來跟水比哪個更便宜?   “北京的自來水是全國最好的”   新京報:就自來水來說,北京的水你覺得安全嗎?   趙飛虹:北京的自來水,我承認就全國來說是最好的,但即使這樣,基于健康的角度,我還是沒喝。   新京報:你說現在自來水中的主要問題是消毒副產物的問題,這個沒法在自來水廠層面解決嗎?   趙飛虹:解決不了,自來水廠要加氯消毒,供應到每個家庭,這是為了保障衛生學的安全。不過,一旦加氯,如果水源地的水中有機物多了,跟氯結合,就形成硝酸鹽。   消毒副產物的問題,是上世紀70年代時美國首次發現的,后來在90年代時,秘魯曾經取消了氯消毒,結果暴發了三年的傷寒病,死了好幾萬人,后來就規定必須要加上。所以現在自來水廠最主要的意義就在于防止發生公共突發事件。這是一種最基本的安全要求,安全是基礎,安全完了以后才是健康。   我們國家現在這個階段,只能消費者層面盡量有自我健康保障措施。當然你可以用過濾裝置,但是一定要注意二次污染的情況。我自己洗澡、打掃衛生的水都是經過過濾的,過濾設備是自己設計的,所以不要把我當做樣本,沒有人能像我這樣。   本版采寫/新京報記者 金煜

      所屬類別: 媒體報道

     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      精品国产自在久久现线拍,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,一本一道高清在线无码,免费欧洲毛片A级视频